憲法法庭前天針對台義爭女的親權事件做出史上首件裁判憲法審查,卻在法界引發諸多質疑與批評,尤其憲法法庭成為第四審,此號判決影響未來類似親權爭議案件,包括要小孩在法庭表態要選擇跟父親還是母親一起住,基層法官形容:「是多麽殘忍不恰當的事情」。




此外,大法官對此號判決許多衍伸的問題隱而未宣,該判決雖以未審酌女童意願、繼續性(維持現狀)原則和讓女童表示意見,最高法院裁定牴觸憲法,判決廢棄、發回最高法院。但依家事事件法第九十一條規定「抗告中不停止執行」,法界人士指出,本案台北地方法院先前的家事裁定,在「改定親權之一審裁定前,聲請人得攜未成年子女出境至義大利同住」效力仍在。

司法院坦承,憲法法庭的判決對北院的執行不生影響。換句話說,義籍藍姓父親前天起就可以聲請北院交付女兒,只是實務上,法院不會在此刻執行。

法界人士直言,憲法法庭對此問題隱略不談,擔憂的恐是遭外界質疑「那憲法法庭到底在審什麼?」乾脆不要提。

不同於以往大法官審查法規範是否違憲,本案在行憲歷史上的意義,是今年憲法訴訟法施行後,首件針對「個案」行違憲審查,涉及憲法法庭與各級法院的分工,外界許多聲浪批評,要大法官「不要再騙人民或自欺欺人說自己不是第四審」;未來遇到類似的親權爭議,各級法院都必須考量到憲法法院在這起判決中提出的論點。

憲法法庭表示,當各級法院對法律的解釋或適用是對基本權錯誤理解、有應審酌而漏未審酌,或權衡明顯失誤,就可認定違憲。

有基層法官認為,要小孩上法庭表態要跟父親還是母親一起住,「是多麽殘忍不恰當的事情」,不僅孩子背負上法庭的壓力,雙親事前可能討好、事後算帳,這份判決也可能引發「先搶先贏」以撐住「維持現狀原則」的效應。

藍姓義籍商人跨海和詹姓空姐打八歲女兒監護權訴訟,北院一審獨任法官裁定親權歸藍所有,詹女不服抗告,北院二審合議庭審理中。

By 主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