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劇團】父在病榻前靠錄音機傳承演出祕訣 25歲獨子接下三代家業

錦飛鳳傀儡戲劇團專訪

文|邱莞仁    攝影|林韋言
薛熒源是錦飛鳳傀儡戲劇團的第三代團長,他25歲時從父親手中接下百年劇團。

初夏的南台灣,正中午豔陽分外炙熱,高雄市旗山區一間廟宇前,卻聚集了一對對年輕夫妻,帶著孩子坐在階梯前,耐心等著傀儡戲開台。錦飛鳳傀儡劇團第三代團長薛熒源,領著今日神明開光儀式的請主,正跪在地上擲筊,恭請神明指示今天演出的劇目。

1920年,薛熒源的爺爺薛朴,師從中國傀儡戲大師蔡因創立錦飛鳳,成為台灣著名的傀儡戲劇團。第二代薛忠信接手後,在獨子薛熒源12歲時,開始教他操偶、背劇本,「阮爸把拜天公、請神整套流程教給我。」但薛熒源尚未學成出師,就因激怒父親被迫中斷。

1920年,薛朴(圖)師從中國傀儡戲的大師蔡因,創立錦飛鳳。(薛熒源提供)

「阮這款頭路攏是師公(閩南語,指道士)做阮的引戲人。人家如果娶妻,一定會去找師公看日子,師公再來找我們演拜天公,所以阮爸很希望我去學做師公,一來錢賺得多,二來可以統包,我當師公、他在後面演傀儡,一條龍。」

但他當時太年輕、不懂得父親的用心,薛熒源回憶,「我只覺得師公這職業很奇怪,同學來家裡找我,我爸都叫他們跟我一起去學當師公,大家聽了都嚇到不敢來找我。阮爸看我不想學很生氣,叫我如果不想學著當師公,那傀儡戲也不必學了。」

薛熒源(左)與父親薛忠信(右)第一次在表演現場合影,沒多久父親即過世。(薛熒源提供)

不學戲,他國中畢業後就在螺絲廠工作,退伍便在台南一家成衣外銷公司上班,「結果2年後我爸就破病,是肝癌末期。」彼時薛忠信已向人應允演出一場「謝土」儀式,「我叫阮爸在家裡休息,我來演,但我完全沒有上台演出的經驗,他不敢讓我上去。」

相較於開工動土典禮,謝土指的是在廟宇、建物落成時舉行的送煞儀式。「謝土比拜天公複雜,還要寫符令,演到半夜才結束。」抵擋不過身體的抗議,薛忠信最終讓步,由25歲的薛熒源操偶,他在一旁唸口白,但第一場父子共演的傀儡戲,也是唯一的最後一場,「戲結束隔天阮爸就住院,10天後就走了。」

或許是自知時日無多,薛忠信住院時,每日在病床上都拿著錄音機,把演出細節、口白一一紀錄下來,「他講拜天公要怎麼做、戲要怎麼演,他說他一定要把這些戲錄給我。」父親50歲壯年早逝,薛熒源說來神情仍難掩落寞,「到最後走了,我覺得他還是很不放心,因為他從來沒有看過我在舞台上演出。」

薛熒源在演出前,虔誠祝禱,祈求演出順利。

辦完後事,薛熒源依舊回到台南上班,直到某天他接到母親的電話,原來是有人找上門要演戲。「那時我心裡刺了一下,很掙扎到底要不要做。可是我不接,外面就會有風聲說錦飛鳳失傳了。」他於是回到老家密集練習,「結果我演出很不順利。」

薛熒源尷尬地說:「演傀儡戲要一心二用,我腦子想要唱什麼曲、唸什麼口白,戲偶就忘了動。有時候注意戲偶,就忘了下一句口白。結束後,找我去演的請主就虧我:『演成這樣,跟你爸差那麼多。這場要算多少錢啊?』我攏惦惦不敢回,還好他們廟裡的委員說明年再找我,希望看到我更進步。頭洗下去了,我跨出那一步後,第二場、第三場來就一直接下去了。」

薛熒源接下劇團近30年,如今他已可獨當一面。

沒多久,又有人找薛熒源演難度較高的謝土儀式,他更加緊張,「我一直在看資料、看阮爸演出的錄影帶,忽然有一天就夢到阮爸。他在夢裡開始教我謝土要怎麼演、要準備什麼東西,那天就很順利。」薛熒源自嘲應該是當時壓力太大,才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這也註定薛熒源要走上祖傳道路。

去年,薛熒源更協助HBO原創恐怖影集《亞洲怪談2:送煞》拍攝,擔任劇中鍾馗操偶師。詳細報導可點入以下網址閱讀:https://www.mirrormedia.mg/premium/20220505bus001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By 主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