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將要求廣告案佣金拿4成以上 「反正我很閒」律師還原資遣內幕

文|吳妍
「反正我很閒」日前爆出資遣元老成員「猛將」的爭議,昨日對此正式發出聲明;左起為成員福林、鍾佳播和樂咖。(翻攝自「反正我很閒」臉書)

擁有70萬訂閱的YouTube頻道「反正我很閒」,日前因元老成員之一李基誥(猛將)在臉書自爆「被自己創立的公司資遣」引起爭議,猛將還透露自己明明簽下甲乙約,被資遣後公司寄存證信函告知他「與公司毫無關係」、強迫將補償金匯入他的戶頭等,讓他質疑「我們4個人的交情可以這麼輕易就被捨棄嗎」?而後「反正我很閒」成員,同時也是公司代表的鍾佳播昨(26)日先在臉書社團回應稱沒有對不起猛將,晚間,「反正我很閒」團隊再透過律師正式發出聲明,強調決定辭退猛將,是因為團隊本已決議不再私接廣告案,但猛將出爾反爾的態度讓人無法接受。

猛將2021年9月宣告離開「反正我很閒」後,本(1)月25日突然在臉書PO文痛訴遭其他3名成員無預警資遣,猛將還原過程稱,自己和鍾佳播、陳奕凱(樂咖)、趙福臨(福林)4人合股開公司,由鍾佳播當負責人,因廣告製片身分幫公司接了許多案子,不過因分潤問題去年8月出現糾紛,後4人討論出「不再接廣告案」作收。

怎料8月他簽下合約後,沒多久就被其他3人告知「無法繼續合作」,猛將稱後續自己持續溝通包括辭退不合理、無法領失業金一事,然而之後收到公司寄給他的存證信函告知他與公司再無關係,並強迫匯入20萬補償金到他的戶頭。事後猛將也發現他當初簽得是甲乙約,甲方是鍾佳播,他、樂咖和福林是乙方,種種遭遇讓他認為「反正我很閒」是以資本主義、慣老闆的姿態,將多年的好友、工作夥伴踢得遠遠的。

對此,原先鍾佳播僅在「羅馬競技生死鬥」臉書社團回應稱「實在不想傷害他,或是讓他被網友公審,但絕對沒有對不起他的地方」,昨日晚間「反正我很閒」則再透過律師於臉書發出聲明,律師林勁表示,當初是自己寄出存證信函給猛將,並澄清有關此次勞資糾紛的詳細過程。

林勁稱,公司成立部分,2019年「反正我很閒」還是僅有800人訂閱、朋友間一起玩的YouTube頻道,由鍾佳播和樂咖主導、猛將掌鏡,後來猛將決定前往日本,成員也給予祝福,並在福林的加入後頻道漸漸成長,猛將回台後主動提出加入,「雖然此時已與過往有了完全不同的光景,不過基於長久的情誼,『反閒』最終也決定讓猛將加入一以打拚」。此段敘述與之前有臨演爆料「猛將從日本回來撿現成」之說不謀而合。

林勁接著稱,因為頻道快速成長,有商業合作需求,後來包括樂咖和福林在內5人同意以雇員身分加入鍾佳播出資的門中月有限公司(即猛將稱4人共同創立之公司),而4人出於理念決定收入與「薪資均分」。

不過接著就面臨去年8月之分潤糾紛,林勁指出,頻道打出名號後,即便是由鍾佳播或樂咖所接的個人代言、行銷案等,兩人自己除了收取3,000元的獎金,都是將收益全數歸入公司,並且公司也以不露面掛名方式開始接廣告製作案。

由於廣告製作案的對外窗口為猛將,猛將便主張這些案子必須分佣金4成以上給自己,團隊另外3人無法接受,因此樂咖提出「不再私接廣告案」,爭議才告一段落,不過團隊低氣壓也就此開始,「猛將這段期間也已經拒絕與團隊溝通,原業務則由福林承擔」。

林勁亦稱,公司決定辭退猛將最大的理由是,有關廣告製作案一事多次出爾反爾,去年9月時更突然告知團隊先前的廣告製作案,他拉出去與其他公司單獨製作,擅自作主的行為讓團隊成員無法接受,才決議辭退他。

至於勞資投保事宜,林勁則指稱,公司成立之初,猛將便有提出員工3人不由公司投保而是各自尋找工會的建議,大家也都接受,因此猛將被辭退後提出要檢舉公司不服《勞基法》的時候,才會由林勁出面發存證信函。林勁並稱,猛將在被辭退之時,並無錯愕表現,也口頭答應20萬元資遣費。

最後林勁則強調,「反正我很閒」團隊希望事情釐清後可以到此為止,「大家過去一起打拚,沒必要因為過程期待落差把對彼此的不滿洋洋灑灑公諸眾人前」,團隊也會繼續秉持公平均分的原則、完善制度並持續努力創作,也祝福猛將未來能走出自己的路。

By 主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