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馬六甲,忠字號 李銘忠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攝影協力|嚴鎮坤、劉耀勻
以前在馬來西亞都演好人, 到了台灣卻因黑幫角色受到注意, 李銘忠自己也認為演反派會上癮。

看到李銘忠,的確立刻會想到他的哥哥李銘順。他們有著神似的硬派輪廓,而或許是我的想像,李銘忠的神情裡,眉眼之間有更多倔強。

從馬來西亞視帝,40歲時來台發展,沒演過反派,卻突然以反派出線。他的邪有點趣味,連近期演出亦正亦邪的大叔警探之時,他都擴大年少時的血氣,置入了少年曾有的幽微曲折。一個馬六甲成長的硬派男子,順之外的忠字號,在另一個海峽邊上,更多的邪氣正待生成。

40歲時,本來都想放棄演戲了,李銘忠卻決定來台灣發展。他的家鄉位在馬來西亞古城馬六甲,該地位於馬六甲海峽旁,在歐洲探索東方的大航海時代,歷經葡萄牙及荷蘭統治,曾是控制水道的樞鈕,亦是兩大季風系統交會之處,有許多來自福建與廣東潮州的華人移民在這裡落地發展。提起自己有著濃濃殖民風情的家鄉,李銘忠瞇起眼笑了:「很漂亮的地方,有機會你一定要去看看。」

李銘忠可以笑出小丑式的邪氣氛圍,讓他演起非典型反派時,能帶出不一樣的表現法。

甜蜜與折磨 血脈深處隱形刺符

如今是通訊軟體普及的年代,關於鄉愁的苦痛,已經不再是出於無知。雖然總會知道家鄉發生了什麼事,而記憶肯定永遠會是甜蜜的折磨。

李銘忠是這樣成長的。他回憶:「由於馬六甲是一個小地方,不管我去到哪裡,大家看到我的樣子,就知道我是哪一家的孩子,壓力非常大。我哥(李銘順)、我媽常會跟我說,不要以為在外面做什麼事他們不知道。我說我懂啦,大家看到我,就知道我是誰的弟弟、誰的兒子⋯」華人傳統習俗及行事在馬六甲被濃厚保存了下來,血脈是連結,也是李銘忠在家鄉的隱形刺符。

當他快30歲開始演戲時,大哥李銘順早就是演員了。他當然擔心被比較,也覺得並不公平,畢竟當時他只是新人。幾年後想開了,體悟到有這個哥哥在前路是他的幸運。「我反而要謝謝他,大家因為他,更快認識我。這樣的情況下比較容易被看到。」

馬來西亞的華語影視市場小,李銘忠曾經窮到回頭找以前的老闆給工作,但總有契機要他別放棄演戲。

入行時,李銘順勸李銘忠,趁年輕時試一下可以,但是不要把整個心都放在裡面,李銘順甚至幫么弟打好了心理上的預防針。李銘忠回想當時:「我哥很疼我,也跟我分享他一路以來的經歷,與將要面對的挫折,好的壞的,他都跟我分享。他已經幫我想好了,我將會碰到的釘子,甚至我的性格,在這個路上將會面對什麼事情,」李銘忠說著,淡淡講了一下自己的個性:「我比較不受控⋯」

然而,正因為他的不受控,才滋養了他自身。即使我們現在談話之間,是極穩極靜的,嗅不到風暴的氣味。但風暴生起的漩渦依然低調著,被豢養在他昔日的經歷之中。李銘忠說:「像這次演的角色,他在故事裡非常冷靜⋯但是,他其實是以暴制暴的一個人,他認為只有暴力才可以制伏暴力,這一塊,反而是我在中學十幾歲叛逆期時,有的狀態。」

可怕與可笑 演員生涯瘋了如何

中學時,李銘忠叛逆、不愛讀書,常常抗拒家裡。有一次,好友欺負跟李銘忠很好的學弟,「我受不了,直接跟我的好朋友翻臉打起來。」或是剛上中學時被霸凌,他聲音頓時硬起來:「我可以不跟你交朋友,但是你不可以欺負我,幾個人打我,我也照樣反抗。」

李銘忠承認,那樣的個性其實還在,不過他必須把那個血性少年,變成新作《複身犯》中他演出的大叔警探,讓暴力生出自身的年輪敘事,符合角色的年齡與人生經歷。

李銘忠在《複身犯》演出警探,個性暴力,對眼前的楊祐寧沒在客氣。(牽猴子提供)

就算沒特別用力糾眉,李銘忠看起來也總是微皺眉頭。《狂徒》開啟了他的黑幫之路;《複身犯》他雖然演的是警探,卻手段暴力,行事也不盡然正派,是一個險險走在鋼索上執法的角色。李銘忠承認,自己的確愛上演反派的感覺。「以前都是演好人,但我覺得好人跟做人一樣都很難,好人難做、好人難演,接觸演壞人之後有一種像上癮的感覺。」

初入行時,有導演教李銘忠演戲,是要他把所有東西放出來,再讓導演來收就好。「我覺得演壞人就是像這個方式,一個演員開始演壞人是特別幸運的事情,因為可以不用去顧慮演技會不會誇張。壞人本來就會誇大,行為舉止都要很大。」

形容演壞人很好玩,李銘忠更說道:「雖然壞人可能不是故事主角,但是他就好像上帝與撒旦,大家都仰望上帝,但時不時都會提到撒旦。所以撒旦有他的價值,是不能不存在的。」

「我很想在我的職業生涯裡面瘋一次,就是李銘忠瘋了,為角色而瘋。為了角色瘋了,像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我卻很想試一下。」他竟笑了,且說不管憂鬱症、人格缺陷、人格分裂,或像楊祐寧在《複身犯》有多個人格的角色,他都想試。

火爆與冷靜 不甘不願收下脾氣

然而不管多入戲,演戲時,李銘忠總懷有自制的三分醒。聽過太多入戲太深的說法,我頓時好奇了起來,他解釋:「演戲跟喝酒一樣,一定有三分醒。那三分醒其實是保護自己也保護對手、保護周圍的人,你不會做出一些失控的事情。特別是在動作戲的時候,如果你沒有三分醒,你真的就會一拳打下去沒有顧慮,也沒有設計,會真的傷到別人。」

李銘忠承認自己有火爆的性子,卻必須鍛鍊它,至少,忍下前3秒鐘,觀看自己情緒的可能性。

其實這是他火爆的性子給自己的提醒,收與放需要經驗與教訓,因為失控的脾氣,交換的可能是自己的人生。李銘忠現在44歲,他是進到演藝圈後,才收斂了自己的脾氣,「我想起我媽在我中學時,跟我說過一句話,她說『你這樣的性格,將來到社會工作時我救不了你』,那句話有一天突然在我腦袋裡冒出來,從那個時刻起我開始修練自己。」

在暴烈與冷靜之間,需要一些開關。他說:「有時候會心不甘情不願地把脾氣收下。在遇到一些讓你很生氣的事情時,當下你一定會衝動,但是你試一下,3秒鐘內冷靜下來,你會發現你的思維會改變,冷靜3秒,馬上可以改變當下的心情。」妥協,卻不是退讓。多年修練下來,被抑制的衝動,讓他學會從情緒與因果中去檢視自己,慢慢為角色的呈現膨脹出想像。

當然,那個開關能啟動,應該也是因為想起了媽媽,與當年馬六甲小城裡,那個曾經不受管控的自己。李銘忠的藝名原本叫李洺中,2年前母親過世時,他才得知自己的名字是她取的,於是他把藝名改回本名李銘忠,「我覺得很有紀念價值。改回來之後我很開心,心情完全不一樣。」把媽媽給的名字還給自己。刺符不再隱形,他從何而來,本來就銘刻在他的身體裡,是變換著的自我形態,只是火燄在每個瞬間不盡相同。

演戲的表現是與人生一起加總的,所以李銘忠說,當你演壞人有了經驗,再演好人就比較簡單。可能人生也是如此。

造型:陳慧明 化妝:Albee(Backstage) 髮型:吳非(80’s Studio) 場地提供:Believer理髮珈琲 服裝提供:Vivienne Westood(叢林印花綠色西裝)、LACOSTE(白色羊毛修身長褲)、BOTTEGA VENETA(豔唇紅厚棉附腰帶風衣)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By wp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