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蘭夫人會客室(下)】低調的七年級導演為國片注活水 程偉豪

文|王雅蘭    攝影|蕭志傑
程偉豪(右)希望在自己電影的投資、製片、行銷等方面能爭取到主控權,並且幫助台灣影視圈。

電影圈這2年已默默改朝換代,多年來出錢又出力的朱延平樂得只當會員,導演協會理事長重擔由青壯派林書宇、連奕琦接棒理事長,程偉豪也是理事,他雖誠惶誠恐,但樂於為台灣電影圈盡一點力量。

從朱延平、王童等理事長直接跳級由四字頭年紀的導演接棒,電影圈新時代巨輪快轉,帶來新氣象和新希望,而七年級訓練有素導演正是開啟新時代的旗手。一位影人指出,要讓突顯個人主義的創作導演,願意去團結彼此並關注公益,本來就不是容易的事,而新時代電影圈看起來活力十足。

新生代導演很關注從業人員的工時福利,以及戲院國片映演配額問題,尤其去年的疫情讓許多好萊塢大片不來,國片相對映演空間大,票房似乎也不錯。

由程偉豪監製的《當男人戀愛時》,導演殷振豪和他的婚攝、MV實務出身有點類似。(索尼影業提供)

程偉豪說,希望接下來在自己電影的投資、製片、行銷等方面能爭取到主控權,也希望能對台灣影視圈有點幫助,例如台、港、中不管是製作經驗或資金方面問題,「以前我不敢說,拍完《緝魂》覺得多少有些經驗可以分享。」

《緝魂》是程偉豪獻給父母的電影,裡面有滿滿夫妻之情,也是因預算充裕可以讓他稍稍任性揮灑企圖心的電影。許多電影是橫著拍,因為打橫拍可以省錢,《緝魂》這次按劇本順拍,除了比較花錢,程偉豪更明顯感受到演員隨著故事發展而有的情感累積,以及剪接的順暢。

《緝魂》拍了新台幣1.6億元,還好對岸賣了人民幣1.1億元(約新台幣4.9億元),但對岸光宣傳費用就高達人民幣2,500萬元(約新台幣1.1億元);台灣票房目前往5千萬邁進。程偉豪表示不管能不能打平或賺錢,他都不想再念著票房了,畢竟從觀眾的熱情迴響,他想拍的類黑鏡輕科幻電影已經做到,覺得可以稍稍鬆口氣了。

高雄長大的程偉豪,從小沒什麼機會看電影,直到國中才在電影院被《第五元素》等商業大片電到,對這令人炫目的黑箱世界著了迷,從此一心一意的努力進入電影世界。幾部電影賣座後,他嘆氣說:「啊我只是想要拍電影,沒料到會變成半個公眾人物。」

新片《當男人戀愛時》即將上映,找來邱澤、許瑋甯擔任男女主角。(索尼影業提供)

誰叫個性低調的他,選了一個作品需要張揚的職業呢。接下來除了慢慢籌備他的喜劇片,他監製新片《當男人戀愛時》即將上映,新導演殷振豪和他的婚攝、MV實務出身有點類似,2人合作默契夠。另外大陸很紅網劇《沈默的真相》的台灣導演陳奕甫,也將和程偉豪合作,對這些監製作品,程偉豪看似展開培植新秀的另一面,他笑說:「不敢這樣說,就是希望有一些資源可以貢獻給業內。」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By wp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