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鈕承澤性侵案2》奇怪驗傷單 台大醫作證:傷勢是劇組女助理自己說的

國片導演鈕承澤前年11月被控性侵劇組女助理,其中起訴判刑的關鍵證據「驗傷單」卻被查出有問題,劇組女助理第一次的驗傷單並沒有明顯外傷,但是起訴書上卻有雙手淤青的傷痕,法院傳喚當初幫她驗傷的台大醫生作證,台大醫生語出驚人:「傷勢是劇組女助理自己說的。」

知名導演鈕承澤因涉嫌性侵《跑馬》劇組女助理,遭台北地院合議庭依強制性交罪判刑4年,不過這起案件疑點重重,專案小組經過多個月的分析調查,一起《拆解鈕承澤性侵案》。

國片導演鈕承澤前年11月被控性侵劇組女助理,其中起訴判刑的關鍵證據「驗傷單」卻被查出有問題,劇組女助理第一次的驗傷單並沒有明顯外傷,但是起訴書上卻有雙手淤青的傷痕,法院傳喚當初幫她驗傷的台大醫生作證,台大醫生語出驚人:「傷勢是劇組女助理自己說的。」

劇組女助理案發後相當冷靜,第一時間到醫院檢傷,但是驗傷單上,雙手沒有掙扎拉扯的傷痕,但是起訴書上卻有雙手淤青,法院查出,淤青竟然是報案一週後才出現,劇組女助理自稱的傷勢有沒有法律效力抑或這個傷勢跟案件有沒有相關,成了羅生門。

法院傳喚當初替被害人驗傷的台大醫師到庭作證表示:「當天女助理表示,上半身沒有受傷,不需要檢傷,因此只有檢查性侵案件中必要檢查的下體。」

台大醫生為診斷證明書上所記載的下體傷勢狀況,向法官說明為新外傷,驗傷時查無男性分泌物,研判可能是手指侵入,或是劇組女助理當時生理期,更換衛生棉條時所致。

性侵案採不公開審理,劇組女助理下體驗無鈕的DNA微物跡證,一審遭重判4年,所採信的驗傷單出現重大瑕疵,醫生沒有驗出手臂傷勢,卻在一週後出現,台北地方法院沒有調查,直接採信,傷勢預計將成為二審攻防焦點。(調查中心/綜合報導)

相關新聞:

鈕承澤做公益 淨攤後成「人形立牌」跟粉絲拍照

發佈留言